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汉 自然

回首当年佩剑红,当垆别去总相同。蹉跎易逝人无悔,转毂难停始有衷。

 
 
 

日志

 
 

【引用】(原创)关于传统诗词的一管之见(散文)  

2011-03-22 16:44: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关于传统诗词的一管之见(散文)

                                                        文/松针枫叶

  曾经读过冶超先生的《也谈旧体诗词的格律和诗韵改革》和菊花仙人先生《近体格律诗之我见》等博文,留下深刻印象,深受启发,受益非浅。也有博友曾经在我的博客跟帖提出有关问题。近又接到《九州诗社》圈主陈本余先生的特别邀约,受之有愧,却之不恭,对此,只好硬着头皮来谈一点个人的看法,不揣浅陋,愿与诸位方家、高明交流商榷,并求赐教。

  运动是物质的根本属性和存在形式,无论宏观和微观,有机物和无机物,自然界和人类社会,总之,一切物质的客观存在和人类的主观意识(精神、思维)等等,都毫无例外地永久处于新陈代谢之中。作为观念形态之一的文学艺术,当然包括诗词艺术,其生命力自然也是如此。

  我国古典诗词从“诗经”到“楚辞”,到汉“乐府”,到魏晋南北朝古风,到唐诗、宋词、元曲、明杂剧……再到现、当代的新体诗,以至遥远的未来,不论内容和形式,都在和必将遵循这样的规律,生生息息,变化发展,没有穷已。这里想起清代的赵翼所说的“诗文随世运,无日不趋新”,及其有名的“论诗绝句”:“满眼生机转化钧,天工人巧日争新。预支五百年新意,到了千年又觉陈。”“李杜诗篇万古传,至今已觉不新鲜。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仔细体会一下,岂止诗词,许多事物的发展规律,不都是如此吗?

  古典诗词,旧格律诗词,即传统诗词,是在古汉语基础上逐步发展而渐臻完美的一种文学体裁,早已定型且已达到后人无法企及的巅峰。比较起来,现代汉语已有很大变化,如果不考虑现代汉语的语音系统并以此为基础、为标准,依然不加变通地抱残守缺、胶柱鼓瑟,墨守陈规、固步自封。其后果必然造成脱离时代、脱离大众的枯萎僵化,不可能从根本上彻底改观边缘化的境遇,不可能超越前人的高峰,不可能走出高峰投射下的浓稠阴影,不可能有光明广阔的发展前途,更遑论精品和辉煌了,又怎么肩负和完成伟大复兴和振兴传统文化的历史使命呢?

  据悉,全国上百家诗词刊物所登载的作品,均是以旧韵为主,以旧韵律奉为诗词创作的正格和典范,“中华诗词学会”倡导的“倡今知古,双轨并行”,实际上并未很好地落实,或者至少没有达到所期望的那样。生活在21世纪,使用的是21世纪的语言文字,不以规范的现、当代普通话的声韵为标准,却依然遵循袭用千、八百年前的“平水韵”(还有它的具体深化和扩展的《词林正韵》以及《宽韵》等等)。将其奉为神圣的原教旨般的经典和教条,作为写诗、审诗、选诗、评奖等等的标准,普通话里已经消失了的“入”声韵,还要新声韵削足适履地去符合旧制的规则,实在无异于以唐宋的服饰作标准,来衡量、褒贬、取舍当今盛行的时装和西服,其荒唐、荒谬,不言而喻。在这种情况下,复古甚至泥古的低俗赝品充斥诗坛,自然也并不奇怪了。期间,虽然也有新声韵的音响断断续续,时起时伏,但大抵只是装潢门面、虚张声势,空喊几句口号而已,徒有其名,并无或者少有其实。迄今新声韵之门扉,或推或拉,若开若阖,羞羞答答,隐隐约约,“隔墙花影动,迎风户半开”罢了。或者即使不是光打雷不下雨的话,至少也是雷声大雨点稀,或者就连雷声也并不大,这是不容置疑的事实。这本来是指平面媒体而言的,其实在网络世界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浪际天涯》圈子搞的“第一写手”第五期古体类诗词,选入了西江月的梅照八首(新声韵),评委打分不高,就是一个鲜明的例证。)

  《中华诗词》曾经一次又一次地呼唤广大诗词爱好者,尤其是诗词名家,创作更多更好的诗词作品,因为从“…收到的稿件数量来看,新声韵的作品还是少数,不足10%。”《中华诗词》在传统诗词界里的龙头老大地位无庸置疑,其所倡导的“双轨并行”,实际上几乎成为空话。至于地方上的某些诗词学会在其征稿启事中更是明确提出:诗以“平水韵”为准,词以“词林正韵”为准,曲以“平原音韵”为准,连“宽韵”都被放逐或者退避三舍了。因此在整个传统诗词界事实上仍然是旧格律一统天下的局面,所谓的新声韵是在“夹缝”中艰难求生的。

  泥古,就无异于要新声韵的大脚削掉脚趾头去适应旧规则的小鞋子,典型的削足适履是也;创新,最好干脆舍弃那种旧规则而走向一条新的坦途,有些人的观点和主张未免偏激和浮躁。自然这是很痛快的事情,然而实际上是行不通的,复杂的学术问题绝不是一个简单的硬性的决定或命令所能解决的。不是说,希望本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嘛,人走得多了便成了路,关键还在于人们的探索和实践。

  记得,有一位作者(华嗣)在“浅谈制约格律诗词发展的四大阻力”一文中说:“纵观诗词界,60岁以上的人约占85%以上,其他人员不足15%,特别是在各级诗词组织供职的人员中,老龄化比例还会更大些。”“创作队伍老化、观点陈旧是影响诗词发展的严重障碍。”网络上这种情况可能要好些,除了老一辈的中流砥柱外,许多年轻的或相对年轻的中青年作者,也是非常活跃的力量。

  传统诗词要走向与时俱进的创新之路,是不可违拗的时代潮流。为了真正的复兴和振兴,除了继承精华、优秀传统之外,尤其必须突破某些阻碍创新的旧有窠臼和瓶颈,从而给诗艺以更宽松、更广阔、更灵活,从而也更具活力的空间。其实早在“五四”时代就有学者或诗人明确提出“废四声”“押活韵,不押死韵”,与今天的倡导新韵者可谓略有某些成分的不谋而合。创造与现、当代汉语的语音系统相适应的新体诗歌,是时代的迫切要求,也是传统诗词自身内在生命力的诉求。传统诗词要有伟大的复兴、更加辉煌的发展,要绕过这个结,恐怕是很难,甚至是不可能的。

  前中国作协一位书记处书记曾指出:“传统诗词……要探讨和研究怎样创新,要找到与时代的契合点”,“…创作中努力继承和发扬中华诗歌的优秀传统,积极拓展和丰富其思想艺术内涵,不断为这一文学形式赋予新思想,新内容。”

  中华诗词学会孙轶青会长在倡导诗韵改革的同时,曾经特别着重地指出:“诗词音韵和现代汉语的音韵应当统一起来,也必然会统一起来。如果作诗是一个韵,讲话又是一个韵,那么天长日久,格律诗就会沦为拗口的语言艺术。”他早就说过:“今人用今韵,应当是一条定律。”甚至说“在采用当代声韵问题上,我倾向于一步到位,不必再经过一步步放宽的中间环节。”

  其实,主张、倡导、赞同用新韵的诗词界元老、耆宿还有很多很多。中华诗词协会在《21世纪中华诗词发展纲要》中所倡导的双轨制,愚以为是考虑到诗词流变或发展的实际情况而采取的正确方针,但只应是一个过渡阶段,不得已而为之的权宜策略,而不能把它固化、僵化、永久化,更不能把它绝对化、神圣化。相反,当务之急,从眼下开始,必须尽快转化,实实在在的转化,不能光是呼喊口号,要动点真格的,天桥的把式光喊不练,终究是不行的。

  著名诗人兼理论权威丁芒先生说:“……格律问题。对格律是严守,还是突破,是当代诗坛争论的焦点之一。一般认为必需严守,而诗观倾向于改革创新者,则视格律为性灵的桎梏。……我以为,在诗词进入21世纪,力求革新以符时代需要之时,这种突破、创新之举,势所当然。”又说:“……要创造民族化、现代化、大众化,能为当代人民大众所可能、所乐于接受和利用的新体诗歌。也只有这样的诗才有可能成为未来的主流诗体。”

  年届八十多高龄的老先生还亲自率先垂范,带头尝试,写了一些突破性的或说创新性的自度曲。然而,几乎整个传统诗词界,至少是大半个,甚至绝大半个,这种有益的实践或尝试虽然有,但实在太稀缺了,不能不令人遗憾地感到,这种情况与构建和谐的时代要求实在有点儿不太和谐了。

  愚以为,师古但不泥古,承古求新,师法求变,袭用体式,重视韵脚,或严守、或突破平仄,目前仍应“双轨并行”,尊重作者的自由选择,这才是传统诗词继承发扬、拓展创新、避免复古、走出低谷、解放束缚、打造精品、建构辉煌的出路和前途,也符合“双百”的一贯方针,衷心期待传统诗词真正繁荣的出现。而真正的繁荣是要有大量的精品出现的,是要经得起历史的严峻考验的。

  鄙人并未丧失理智,深知传统诗词的发展是需要一个过程的,无论是继承还是创新,不会一个早晨就彻底改观了模样,只是把它理解为趋向未来的方向而已。

  关于新旧韵混用的问题,《中华诗词》在“公告”中一次又一次致新声韵作者,指出“…有不少稿件中,仍然把新韵中已为平声的原入声字,作为仄声使用。这种‘新旧韵混用’的现象,是不科学的。因此提请作者注意:在使用新声韵创作时,不但要‘审韵’,而且要‘审声’,即诗中的平仄,也应该按照新韵的标准审定。”

  也就是说,在创作同一首诗时,要吗用旧韵,要吗用新韵,而不能新旧混用。

  本人新声韵的尝试创作实验,还是严格遵照格律规定的。没有规矩不能成方圆,任何一种游戏都必有自己相应的规则,要“玩”,就必须遵照相应的游戏规则,否则,不就乱套了吗?也没法加以衡量了。

  这里还要特别郑重声明,对于擅长旧格律,功底深厚的老前辈,绝对百分之百地倾倒,顶礼,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毫无疑问,他们是我们优秀的源远流长的传统文化的的珍稀国宝,是继往开来的绝对不可忽视的中坚力量,莫要说主流媒体,他们正居高位,执掌牛耳,就是网络上他们也是传统诗词艺苑中最闪光、最靓丽的角色,鄙人给予五体投地的最高规格的推崇和尊重。鄙人也必将以他们为榜样努力学习,在继续使用旧韵习作的同时,努力尝试新声韵的创作实验。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新旧携手,共建辉煌。绝对不能乱搞早为鲁迅批得体无完肤的“文人相轻”那一套,针锋相对,互相攻讦。所谓文明,实际上就是互相尊重,互相包容,尤其尊重和包容持有异见者的观点。百花园嘛,百花齐放,百鸟齐鸣;多元化,就是兼收并蓄,自由竞争。唯有如此,每个个体才能各得其所,各尽其才,从而达到整体的和谐与平衡。

  那种惟吾独尊,天下老子第一的派头,惟我是正宗,只许我一家,不准别个分店的气度!除了显示自己的愚昧之外,那只能是不折不扣的夜郎自大了!“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或者“独尊一人”的时代毕竟早已成为过去,毕竟“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嘛!

  (根据有关研讨会发言稿整理,有删节。)             2008.07.03.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