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汉 自然

回首当年佩剑红,当垆别去总相同。蹉跎易逝人无悔,转毂难停始有衷。

 
 
 

日志

 
 

原:散文:杭州行记  

2012-06-22 18:44:31|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应同窗邀请到杭州来已经有六十多天了。

  对杭州西湖的美我有着太难忘的记忆。许多年前,我曾经多次走进西湖。在心里的烙印是:西湖,我的第二故乡。此次的杭州之行,我决定自费地在西湖玩过痛快。找回曾经失去而又难以忘怀的那种飘逸的感觉。

   走出车站,一辆私家车早就在站外等候我,我还来不及东张西望地寻找接我的人,然而同窗一眼就锁定了我。我钻进了她的车子。

   宾馆,若大的霓虹灯招牌,滚动着,闪烁着。似乎在告诉人们:进出这里者的身份应与霓灯相配值。在我的一生中,这等地方是望而生畏,近而止步的。虽然在她的带领下走进了五楼的一个包间。

   包间里有一位漂亮的妹妹正在播放“伤不起”的音乐。见我们到来,热情地上茶落坐。同窗告诉我:她,小芹,办公室内勤。来这里订餐。我疲惫和慌乱的心略平静了许多。小芹的着装举止,得体而又大方,谈吐爽快而又幽默。给整个房间增添了愉快的气氛。我在想,同窗身边的员工素质如此高,我的心态远不如一个内勤。我将来就要在这样的气氛下工作吗?

   门开了,先后进来了几个人。从同窗的介绍中我知道他们都是什么总什么长的。料是公司高层大员。我没作“个人推销”,也没那个必要。我的身份与他们极不相称。充其量我就是武汉的一个小得可怜的技术员而已。此时有人叫我工程师。那一刻,尴尬的我无法言表。宁波的带鱼;金华的火腿;兰溪的竹笋,这些都是我以前最爱吃的,此时似乎吃不香。席间若不是小芹偶尔的调侃,我这个山寨版“工程师”一定是丑态百出。

   早上,洗漱完毕。小芹拿来一款休闲装要我换上。神秘地对我说:姐对你真好,这是她昨晚在仓储里专为你挑的汉派精品,二千多块啊,我一个月的工资呢。瞬间我的脸红透了。她为什么要这样?是施舍还是讽刺?要么是嫌我与西湖美景不协调?其实我知道都不是。是我落伍了。我的消费观不适合于江南。江南,我的第二故乡,此刻,我真没有颜面站在这个地方。我真想拒穿。小芹不肯,以命令的口气说:别为难我。必须穿。

    无奈又无助。从小芹的言语中我明白了杭州行由不得我。同窗并不急着要我上班。她的安排也彻底打破了我自费游的计划。

    小车缓缓地驶进了西湖风景区。激动的心情使我迫不及待地摇下玻璃。深深地呼吸江南那沁人肺腑的气息。这里,我太熟悉了:宽阔的大道;夹岸的垂柳;碧波荡漾的湖水;高低飞翔的禽鸟。一切都是那样的祥和亲切,一切都是那样的醒目迷人。同窗用寻问的目光望着我。很显然,她对西湖的景点是了如指掌,轻车熟路。我看看小芹后说:去断桥。小芹的鼓掌说明她也是同意的。

    断桥是首歌。站在桥面上向北望去,孤山的白云向桥头飘来。微风吹拂着岸边的杨柳;杨花落地,柳絮随水。一染如黛的山脉把杭州的风彩与这座并不知名的小桥紧紧地连接在一起。是杭州的精华给小桥注入了活力。游人上孤山踏青是要经过这座桥的。

   孤山的云慢慢地近了,变幻着姿态,带着太阳的光,含着月亮的明;挽着春的风;携着秋的香,婉如江南少女的舞步,一会儿娉婷而立;一会儿婀娜轻移。似乎,我看到两朵云变幻成白娘子和青儿的模样。千百年来,是江南美女的爱情使这座桥扬名人世。我的思维迅速地打开了记忆。少年时的一幕出现在脑海里。

    断桥头,一个少年扛着摄像机采景,在笔记本上沙沙地记录着什么。那就是我。我的身后跟随着一名江南姑娘,她是金华师院的一名应届毕业生。指指点点地给我介绍西湖的景色。一首红遍大江南北的歌“西湖的水我的泪,我情愿给你化作一团火焰”不停地环绕耳际。高胜美这首歌让我陶醉过,看看身边的她,我是幸运的。我们经常出现在断桥。。。

    我仔细打量断桥的宽度和长度,时间的变迁已经使这座桥不再是白娘子和许仙并肩相扶着才能走过的独木桥。桥宽得很,情男爱女都能从桥面上相拥穿行。我多多少少有些激动,是因为桥的根基牢固。我竭力地搜寻着:镇江的许仙在哪里?我固执地认为:只有象许仙这样善者才应该得到美女的真爱。而今美人更俏,善者何方?在桥头;岸边;水中央;杨柳下;丝竹间;红亭内;画榭前。。。美女如云,风情万种,姿态千般。自古以来,因白娘子的爱使断桥成为有情人怦然心动的红桥。

   断桥的美丽,美丽的断桥,成就了多少英男佳妹的姻缘。虽然“乱花渐欲迷人眼”,但是却需要“千年修得共枕眠”。

   我沉醉在断桥的传说中,同窗和小芹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她们手里各自抓到一只蝴蝶,一边赞叹蝴蝶的美,一边对我说:该吃午饭了,下午去苏白二堤。小芹非常高兴,她们的安排正合我意。好久没玩苏堤了。可是小芹似乎是在作弄我,她说:听姐姐昨晚说你蛮喜欢诗词,苏东坡的词你背得很多吧。我惊了一下又很快平静下来。这个天真活泼的江南小姑娘真可爱。她是公司的形象大使吧,准确地说,是江南美少女的范儿。我陡然想起苏东坡的诗:若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小芹一定是西施的复生。

    越溪的浣纱水,江南的多情柳,这里真是个好地方。

    在桥头红亭里略作休息后,小芹递上了饮料后说:我们上车吧。

    车轮在断桥上空的那片白云下奔向酒楼。扬起在车轮后面的是断桥那缕难绝于俗世而又太多太多幻想的浮尘。

  评论这张
 
阅读(180)|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